国际歌.

Not to be.

毒液.同人.暴乱x卡尔顿.
大概我每次吃的cp的即视感都跟大家不一样.
垃圾文笔.时间线混乱.感情线混乱.世界观混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写什么垃圾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实我很想吃埃迪x卡尔顿的有人吃这个吗.
_______love is money.
_______Not to be.
也许他们相吻在十二点.
资本主义不相信神明.他们只爱金钱.如果再久一点点.就是那些疯狂科学家发明的种种魔法.年少有为注定会成为舆论议论的标志性代名词.他不是偷了.就是抢了.因为他不应该比前辈们更出色.
卡尔顿扬起他那受难君主般的头颅.
“听着.埃迪.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但是人类不能再这样循环下去了.我们必须突破金字塔顶峰.让宇宙再一次爆炸.别以为这是无谓的牺牲.我的时间就这么多.再大的风险都是值得的.再多的奉献都是必须的.红后把她染血的玫瑰献在他骑士的佩剑上时.就曾说过如此言语.我们要不断奔跑.才能留在原地.”
“我不想为那么多未来操心.你难道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理论.就要弃人类尊严于不顾?.”
“你可听过笼中鸟?*.”
“你侍奉他非比寻常.凡间的饮食你从不给他尝.”
(*引《浮士德》)
“我们会在没有光的地方相见*.”(1984.)
“我们不会再见.”
当埃迪的身影消失在灯光中.红酒再次被举起.卡尔顿的背后出现了一圈触手.紧紧缠绕他的腰身.新神的光芒万丈.但万丈的又不一定是光芒.深渊也说不定.卡尔顿神态如常.晃悠着手上的红酒.他喜欢红酒.这是他在对科学的痴迷之余唯一有文学气质的地方.他喜欢红的酒.也许是因为酒的红吧.
“你背叛了我.卡尔顿.”
科学家总是冷静的.有时也凉薄.
“从未效忠.何谈背叛.”
暴乱被卡尔顿的话堵住了.他只是莫名的一团怒气想施加在卡尔顿身上.卡尔顿诱人的身体让他想将其征服.再为自己所用.但凭着那艘该死火箭的名义.量词用错?哦.也许是那朵.它大概只是烟花罢了.总之凭着它的名义.暴乱真不知道应当如何.诚然它拥有超人的身体构造.但它的智商情商却未必如此.真希望尼采不会跳出来揍我.
“卡尔顿.如果我不是你的神.不是你的主人.那么你还指望我能成为什么.”暴乱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蠢成这样.我也没想到.尽管是我特意安排的.
“一切都结束了.不是吗.”
“舆论与政府算不了什么.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处理掉一切.”
“你不能.”
“但你可以.”
“我们一起去.”
“不.是你我.”
-结.

闲来无事低吟浅唱信笔而书.

这辈子按照格律平仄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的.
赠段九歌(华山)
长歌啸气凌峰上,不免开怀放声唱
剑疾盲眼尽一体,浩荡凛然归正堂
寒刹其身冰其心,渺渺幽幽尽茫茫
三十年来几日还,人间一梦太仓皇

赠昭辞(云梦)
灵光半抹蝶微益,妙手亦将天地还
兴来无须同辈笑,自是性与知己谈
梦里谁人客来到,强作推敲勉为欢
看来山水大为同,哪用庸人空闲管

赠萧清弦(武当)
致虚极却守静笃,多年道法修来苦
太行八卦鹤凌空,阴阳乾坤南华书
清白淡泊自为命,一二之后自然故
拂尘又扫阶前雪,尘乱风波太辛苦

赠薛子或(暗香)
真真假假本来空,何须问我由来事
血杀千古可存恨,弑灭九天星归一
香影暗动傀儡场,风起帘卷修罗知
此来红尘与余见,为缘何用他生疑

颜如玉
千面风华无人言,此夕明光恨月圆
恶贯满盈本无识,巧恰相逢青丝颜
瑟瑟风沙平地出,过眼已是起半边
独坐雪深藏人迹,舍弃三魂尽百年

杰克
那白衬衫常是整洁如初
无面下的忧伤孤独
墓牌一排排齐整无比
猛是现出惊诧恐怖
他温柔的向我步来
却掩盖不住笑容
我死的漫长而又痛苦
更别提还有窜出的老鼠(语出王权)